发送给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驿路朝圣(四)

2015-07-20

  作者/谭功才

  从小镇到景阳最边远的青龙河充其量也就接近四十公里,许多年前步行至少得四个多小时,即便现在通了公路,也差不多要两个小时。前半段路是近几年才修通的水泥路面,虽然蜿蜒曲折坡度极大,和从前一比较,简直可用“眨眼间”一词了。靠近青龙河那半段是在悬崖峭壁上凿开的毛公路,只要将头探出车窗外,眼皮底下是明晃晃的悬崖,谷底便是宛若碧玉的青龙河了。清江拦河工程第二期竣工前,这条河还是条小溪,唱着欢快的曲子。好多次我和我的兄弟们,在这个叫做鸦雀岩和中农岩的地方,砍柴,挖黄姜,采摘枇杷树叶子等山货,然后卖给合作社,买回家里日常所需的油盐。

  站在高高的中农岩坎上,青龙河整个村庄尽收眼底。我们要去拜访的老诗人柳茂恒先生就住在对面那片碧树掩映的丛林间。先生儿子用手指着那间和其它并无两样的普通民房:“眼看就在对面,走起来还得一时半会儿啊!”他是说给同行两位小说家听的。马拉和威廉都生长在平原地带,来恩施之前,他们没料到的是“山外有山”之后还有“山里有山”。回想起车过宜昌后一直就是绵绵大山不断横亘在眼前,只不过高速公路的贯穿似乎用速度将许多东西化繁为简了,到了红岩寺之后过花坪往景阳再到粟谷坝最后到青龙河,这才有了“误入大山深处”的感觉,且愈来愈浓。“飞度,飞度,惊起一滩鸥鹭。”鸥鹭见不到。他们见到的是山,石头,和树木,偶有农人还在田间耕作,见我们的车经过,驻锄观望。路边的黄狗全然不理睬我们的到访,还在睡懒觉。

  茂恒先生曾是我小学高年级班主任,我能走上文学之路,全因先生启蒙。那时,我只知道老师写一手好字一手好文章,常在班上给我们念他的文章,得意处禁不住摇头晃脑,很是受用的样子。在我升入初中后,先生就被调到他老家青龙河去了。这一去就是几十年。其间,听说老师还到过另一学校当校长,很短一段时间便又回到青龙河,再也不曾离开。那些年,青龙河小学设有六个年级,先生在那里担任校长既当爹又当妈,将自己的青春全部交给了学校。改革开放后,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山里人拖儿带母往外跑,村里的生源成了问题,先是拆除五、六年级合并到粟谷坝小学,后来一、二年级总共十来个学生,又合并为一个班。一直潜藏在灵魂深处的那个文学梦,终于得以浮出水面。这个时期的先生就像淤积了多年的火山岩一样突然爆发出来,短短几年时间便创作出一千多首诗词,直至2007年付梓成先生个人第一部专集《柽柳风》。

12 > >>
返回顶部